杏彩登录手机版

陕西榆林撤村并村导致36个行政村成“黑户”!问题究竟卡在哪?

近日,陕西榆林横山区多个村的村民反映,2014年,政府要求横山区撤并160个800人以下的行政村庄,直到2018年才开始行动。在撤并过程中,又由于种种原因,有36个行政村没能撤并。最关键的问题是,陕西省民政厅已经撤销了这36个村庄的统一社会信用代码,导致这些村成了没有证件的“黑户村”。

由于没有获得省厅的认可,这36个村委会无法刻制公章、不能开设银行账户,村民办理社会事务时,也无法进入省市各级软件平台,影响了36个村的村民正常的生活和事务的办理。如此并村,问题出在了哪儿呢?

横山区尚有36个行政村没有撤销

每个村庄遇到的问题都不尽相同

按照2014年榆林市委办、市政府下发的《关于镇村综合改革的实施意见》要求,横山区应当撤并160个800人以下的行政村,保留201个行政村。但是在实际操作过程中,横山区尚有五龙山村、石老庄村等36个行政村没有撤销。横山区殿市镇党委书记冯志金介绍,这是上级的决定,他们必须做。

冯志金:“这是省上的决定,我们执行上面的政策,800人以下的全部要并,而且小村要并大村,上面也有指标,必须要完成。因为现在村上每个书记、主任都占着国资,所以一个村上两万块钱的经费,省上的政策也是降低行政运行成本,进行撤并。结果我们现在有237个村,按照省上的任务还没有全完成。”

必须做的任务,为何还有36个村庄没有完成呢?在采访中,记者发现每个村庄遇到的问题都不尽相同。

没能撤并的石老庄村村民石培军告诉记者,2014年撤并前统计人数时,村里人口虽然不足800人,但十分接近,随着这几年人口增长,2018年撤并工作开展时,人口已超过800人,不符合撤并要求,被横山区保留了下来。但是,陕西省民政厅已经按照之前的政策,撤销了石老庄村的社会信用代码,他们如今成为了“黑户村”。

石培军:省民政厅2014年出的文,那个时间我们人口不到800人,2014年的时候,我们是790人。去年2018年5月份的时候并村的,我们实际人口就超过800人,并村以后,从县上到乡镇把我们石老庄村就保留下来了,没合并。

记者:但是省里面你们就没了吧?

石培军:没有了。

记者:就是说省里面的指标让你们消失,但区里面又知道你们人是多的,不让你们消失。

石培军:嗯。

除此之外,36个无法撤并的村庄中,有部分村是当地经济、文化的中心地域,甚至已被纳为乡村振兴战略示范点。横山区政府认为,一旦撤并,会对整个区的乡村规划造成一定的影响。

记者走访五龙山村时,村主任吴士义告诉记者,当地的法云寺已经有上千年的历史,目前正在积极申报国家AAAA级景区,并已经进入程序,村民们都希望以后可以借助旅游资源,帮助村庄致富,但现如今由于和旁边的白家湾村并村问题,各个政府机构对于五龙山村处于“半认半不认”的状态,导致景区申报、美丽乡村建设、古村落保护等项目都难以进行。

吴士义:主要是有一些项目上,从申报AAAA级景区、美丽乡村、古村落保护其它这个项目上起到了很大的影响,人家上边是半认半不认的状态。

记者:现在就卡在中间了?

吴士义:现在就是卡在中间了啊,有些单位认可我们五龙山,有些单位现在就不认可。现在组织部就不认可我们了,就成了白家湾了,现在好像是扶贫办也没有五龙山了。

没合并的,成了黑户,合并的村落,也并非一帆风顺,横山区张沟村2018年成功被合并进了旁边的贺甫洼村,但村民告诉记者,合并之前,去村委办事,走路才需要半个小时,而与贺甫洼村合并后,骑摩托都得用1个小时。记者随后在地图上发现,张沟村与贺甫洼村的直线距离虽然看起来并不远,但由于陕北山路崎岖,交通不便,看似很近的距离驾车却需要20多里路。

村民:都不方便,全村都不方便。党员学习,队里开会,可是现在路远了没办法。

记者:去那儿得多长时间?

村民:骑摩托来回大概一个多小时,贺甫洼本身要有20多里路,来回就40里。合村之前我们就在张沟办,3公里半,一般农村人步走的多,步走要半个多小时。贺甫洼步走的话,20多里路,就得6个小时来回。

横山区民政局称多次与省厅沟通

撤与不撤的问题仍然没有解决

横山区民政局对此表示,2018年7月,民政局已向陕西省民政厅打报告请求保留这36个行政村,但如今一年时间已经过去,他们多次与省厅沟通,可撤与不撤的问题仍然没有解决。

横山区民政局办公室主任孙柳:前一段时间到了省民政厅,和他们出了个文件联系了一下,就是横山区存在这个问题,然后和他们沟通了。我又去区委组织部然后对接市委组织部,联合市委组织部、市民政局联合再出文件,然后上报省民政厅。

记者:这个不都是去年上报的吗?一年了,都还没有一个定论是吧?

孙柳:上报了以后,省厅好像没有解决的方案,然后今年又跑了几趟,现在正在对接这个事。

记者随后来到了陕西省民政厅,民政厅的工作人员表示,他们并没有收到过横山区民政局的这份报告。

民政厅工作人员:“他们本身给我们这个文的程序就不对,你有困难你得跟榆林市委市政府说,36个合不了,榆林市委市政府再根据实际情况再往上反映,逐级请示。当时下任务是市委市政府给他们下的任务,因为镇村合并是属地管理,而且这个撤并比例它是省两办下的文,不是民政厅下的文,报告的时候得跟省委省政府报告,当时为什么不提出来,当时怎么跟省委省政府写的报告啊。”

记者查阅了当年陕西省委省政府下达的文件,发现在2014年就已经明确告知,要求陕北地区撤并800人以下的小村和空心村,建立大村或中心村。撤并比例不低于陕北现有村的45%。当记者再次追问横山区民政局,为何到2018年才开始行动时,对方表示是由于距离、文化等问题未能完成合并,之后会和相关部门继续沟通。

记者:省厅的意思是你们这个文件出的不规范。

孙柳:就是不规范,然后对接了市委组织部和市民政局,他们又联合出个文件,然后上报省厅。

记者:这个事是他们2014年推的,而且2014年也是榆林市应该来确定和做的,咱们2018年的时候刚做完就又给他们打了一个这样的文件?

孙柳:目前正在对接这件事,当时它有客观原因,一个是村与村之间距离太长,二是有遗留的历史问题,有很多原因。

陕西省2014年提出的要求,为何横山区2018年才执行?执行之后虽然实际上保留了36个行政村,可是村子的组织机构代码都被撤销了?造成目前的局面,又该如何解决?事件进展,中国之声将继续关注。

央广记者:任梦岩、孙永

新媒体编辑:孙雪

“2019十大暖新闻人物”评选活动